中新網安徽新聞正文

                  安徽GDP超上海,您怎么看?

                  2021年04月29日 16:41 來源:中安在線

                  全國各省一季度GDP

                  陸續發布完成后

                    #一季度GDP安徽超過上海#的話題

                  在微博上的熱度快速上升

                  今年一季度

                    上海

                    GDP同比增長17.6%

                    總量9458.86億元

                    安徽

                    增速18.7%

                    總量9529.1億元

                    無論經濟增速和經濟總量

                    安徽都確確實實超過了上海

                    改革開放40多年,在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時代主題下,沿海開放、中部崛起,西部開發、東北振興,其他地區各領風騷時,安徽卻長期寂寞地守著江淮大地,站在聚光燈外。經濟欠發達、人口流出地、打工之鄉……外界心目中,對安徽有太多固化的烙印。

                    于是

                    “安徽超上!這樣的話題

                    著實容易吸引眼球

                   

                    但其實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的事了

                    超過是必然

                    去年上半年,安徽經濟總量就第一次超過了上海。

                    只不過,當時因為全國上下關注都是疫情,中國經濟增速整體還未轉正,各方面特殊因素太多,這個新聞便沒有激起多少水花。

                    到了下半年,尤其是年底上海一輪“小爆發”,經濟轉正收官,GDP總量又反超安徽20億元,但兩者之間的差距已經微乎其微。

                    另一個值得注意的情況是,2019年安徽經濟總量就超過了北京,近年來幾乎以一年一個。ㄖ陛犑校┑乃俣茸汾s前進。在季度、半年的各省 GDP榜單中,時不時就擠進全國前十。

                    反觀上海,作為中國經濟中心,新中國成立前GDP總量一度占全國三分之一以上,如今一年3.8萬億元的GDP,還是傲視全國所有城市。但以一城比各省,今天上海GDP排名在全國十位上下徘徊。

                    只看GDP總量這個數據,不管看眼前還是看長期,安徽都必然超過上海,并且不止安徽,未來可能還會有其他省份追上上海。

                    相似的軌跡

                    安徽經濟總量為什么能超越上海?

                    觀察兩年前安徽反超北京的軌跡,就能找到直觀的答案。京滬兩地,都已經轉型成為服務業主導特征極其明顯的經濟結構。服務業主導后,經濟增速趨于平緩,不像工業那樣,大項目一建,流水線一轉,GDP就能迅猛拉升。

                    目前,上海第三產業GDP占比超七成,北京三產占比更是已經達到83.8%的“夸張比例”,近兩年來,北京GDP增速不僅低于大多數省份,也低于上海,首都核心功能強化、非核心功能疏解的過程中,這是非常正常的現象。

                    去年全年,安徽第三產業占GDP為51%,而這一比重兩年前才剛剛超過五成。因此,如今的安徽還處于快速工業化階段,相比已經深度后工業化、經濟結構穩定的京滬兩地,增速后發優勢明顯。

                    為什么偏偏是安徽

                    不過,原因不止于此。與安徽經濟結構相似的省份還有很多,許多地區天然稟賦優秀,為何偏偏是安徽強勢崛起?

                    別的不說,單看蔚來汽車這一家企業,就能明白背后的深層原因。這家誕生于上海的企業,當年受限于新能源整車廠數量限制和其他多方面原因,蔚來整車工廠遲遲無法在上海落地,轉而與江淮汽車開展代工合作。2019年蔚來內外交困之際,裁員1/3,就在外界普遍認為其“氣數已盡”時,合肥市政府雪中送炭,70億元投資入股,完成一次真正意義上的“高風險對賭”。

                    如今,蔚來穩坐中國造車新勢力頭把交椅,市值一度在全國車企中排名第一。憑借這一經典案例,合肥市政府也被業界稱為“最佳政府合伙人”。事實上,合肥的“風投”膽識由來已久,早在2008年,合肥拿出全年三分之一的財政投入京東方,據說當年拿出資金,政府把在建地鐵項目都暫停了。這種破釜沉舟抓發展機遇的做法,使得安徽和許多工業省市省份不同——不是簡單地承接產業梯度轉移,而是捕捉行業風口,依托科創資源,培育自身的“獨角獸”。

                    安徽的崛起,也與國內大循環有關。2019年底,安徽就成為了全國第二個市市通高鐵的省份,當年中國各省市區高鐵里程排名中,安徽以1903.45公里的總長度拿下全國第一。這次疫情中,湖北武漢“九省通衢”的經濟地位更加凸顯,而如今軌道上的合肥也是“九省通衢”。

                    今年一季度,排在GDP總量安徽前頭的恰恰是湖北,58.3%的驚人速度一下子拉高了中國GDP總量增速。經濟界感嘆這是“一群普通人中冒出一個姚明”,以至于一季度多數省份經濟增速都低于全國速度。而從地理位置、產業結構、人口總量等多方面因素看,未來很長一段時間,湖北和安徽將你追我趕,成為中國經濟大循環中兩個極為強勁的新引擎。

                    被超越者的狀態

                    回過來看這一次被超過的上海,實際上比較GDP總量并沒有太多意義。

                    安徽6000多萬常住人口,上海2400萬;人均GDP上海是安徽的三倍。兩個地區處于不同的經濟發展階段,承擔的發展任務也有很大差異。更何況兩地無論從哪種角度看,經濟上都不存在競爭關系,安徽的崛起,“軍功章”里本身就有上海發揮長三角龍頭帶動作用的積極因素。

                    對上海來說,身處現在的發展階段,需要考慮的其實不是GDP這件事。

                    經歷疫情的第一個完整年份過去,全世界都在關注今年中國首份經濟季報,也在盯著上海經濟的動向趨勢。疫情全球蔓延,世界交往嚴重受阻,此時的上海經濟,就是反映中國經濟與世界經濟鏈接的一面鏡子。

                    拋開GDP不談,從各方面指標和微觀主體的經濟活動看,外向型經濟的上海在疫情中遭受巨大沖擊,但也是疫情后全國恢復程度最好、發展勢頭最佳的城市之一。

                    一季度的各分項主要指標中,除了財政收入壓力較大,上海經濟各個方面都處于較好的發展狀態。這種狀態,不止是恢復性的,許多指標甚至優于2018年、2019年時的情況。

                    比如消費市場,去年下半年上海就成為全國社零最早轉正的省市之一,一季度社零的兩年平均增速,也明顯快于全國。照理說,疫情導致大量外來消費中斷,旅游業至今沒有復蘇,但從去年創造性的“五五購物節”開始,一個又一個的全國性消費熱點在上海持續形成。今年高檔消費品零售額大幅增長,輕奢消費興起,以至今年再次舉辦“五五節”時,上海已經不再準備把重點放在打折促銷上,轉而強調推動高品質供給。

                    上海的制造業同樣處在多年未見的良好增勢之中,前兩年投資的一批高新技術大項目逐漸產出效益,同時新一批項目又在接續投入,高端芯片、新能汽車等重點領域制造業投資已經連續13個季度保持兩位數增長。去年疫情期間國家某部委領導在長三角考察一圈,由衷感嘆上海制造業的領先程度,稱上海制造的許多優勢,至今依然是無可取代的。

                    上海到底應該發展支柱產業一直是爭議頗多的問題,但今天,支撐上海經濟“基本盤”的實際上已經是金融和互聯網兩大貨真價實的支柱。疫情對金融中心來說似乎沒有存在過,全球金融城市受沖擊之時,上海地位反而上升;互聯網則是最大增量,一眾獨角獸企業形成規模效應,一邊直播賣貨,一邊搶造芯片,軟硬兩頭同時發力。

                    更有價值的事

                    眼下的上海,說實話不應把時間和精力放在盤算GDP比誰多比誰少上,因為還有很多更有價值的事需要去做。

                    兩件事最為迫切。

                    一件是疫情過后,怎么帶著兄弟省市們一起參與世界城市群競爭,能不能在后疫情時代的競爭格局中適應新規則、搶占新的有利位置。從這個層面考慮,上海建設臨港新片區,和長三角小伙伴一起打造虹橋國際開放樞紐,都是題中之義。而此時并肩而立的兄弟中,多一個全國經濟前十省份,恰逢其時。

                    另一件事則是直面自身的短板——深度老齡化,成本上升帶來的留人壓力,人口結構背后的經濟發展未來隱憂。安徽經濟走勢的一個轉折點就是近年來從人口流出大省變為人口流入地區。現在上海推動五個新城建設布局,各界分析研究每個新城的成長空間,關注最多的就是相關區域的人口導入潛力。有人,才有未來,才能把洼地變成潛力無窮的發展高地。

                  編輯:成展鵬

                  中國新聞社安徽分社版權所有: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主辦單位:中國新聞社安徽分社 地址:安徽合肥梅山路8號 郵編:230021
                  聯系電話:0551-65533351  投稿信箱:anhui@chinanews.com.cn

                  2012高清版免费观看